2018年11月19日  星期一
投稿 | 建言 美丽中国 
中国药都
更多
产业集群
更多
服务业集聚区
更多
  首页 >> 本溪文化 >> 文化遗产
大石湖的故事(民间故事)
发布日期:2013-12-26

作者:高明达

混沌初开的时候,大石湖这个地方并没有现在这样——五个相连的石潭,香水岭流下来的水被阻在一条一条山沟里,很深很长叫香水湖,当然也没有太子河了。五个石潭的地方原是五个柱子似的石峰,叫五指峰,又叫五匙峰。

山下住着一对年过半百的老夫妻,他们老年得子。儿子名叫王干,又叫王巧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这个地方十年九旱,生他这年头很旱,因此起名叫王干,可是生下三天又下了三天好雨,因此又叫王巧,说是碰巧了。

王干长到十岁这年,能帮爹妈干活了。可天又大旱,田里旱的裂开大口子,不能下种,家家户户没有水吃,得爬山越岭到香水湖去担、去抬。人们只能挖草根扒树皮和采野菜哄肚皮混生活。

一天,王干问妈妈:“为什么不种粮食吃米面呢?为什么井里没有水呢?”

妈妈说:“下雨就有水了。龙不行雨,就没法下种,就得爬山去弄水!”

王干说:“龙在什么地方?他为什么不行雨呢?”

妈妈告诉他说。龙在大山后面的香水湖里。他是一条懒龙,最爱睡觉,一大觉七八年,一小觉三四年。

“妈妈,我去找他吧,把他叫醒吧!”

“孩子,那香水湖水很深哩!你又不识水性怎能去?再说他怒了要吃人的!”

王干没有怕懒龙吃人。从此后,他放牛的时候,都早早地将牛赶过大山,然后到香水湖边去练习水性。天天这样,热天去练,冷天也去练,练的在水中睁眼能看物,闭眼能睡觉,可是就没有见到懒龙。当然他是没敢到水深处,因为他怕一下子碰见懒龙,万一他发怒吞噬了自己,爸爸妈妈老了怎么生活呢?

王干十九岁这年,又是大旱年。王干的爸爸妈妈都饿死了。王干埋葬了父母,向乡邻们说明了心,就找懒龙去了。

香水湖四面是大山,水很深很长。王干慢慢地悄悄地向湖深处游去,游啊,游啊,忽然眼前一亮,啊!面前现出了一座宫城,他着身躯偷偷地窥视,只见四下静静的,宫城的大门紧紧闭着。此时,忽然一阵锣响,大门哗啦的开了,接着涌出来一群奇形怪状的虾兵蟹将,他们推出来一辆高大的囚车,那车里竖着一个高高的十字架,十字架上锁着一个绿衣妙龄少女,她的双脚被两条铁链锁着。只见她双目紧闭,头微垂,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,白得像石膏塑的一样。

那群虾兵蟹将将囚车稳放在门旁,便一窝蜂似地折回去,高大的两扇城门咣噹关上了。王干又观看了会儿,见没动静了,才慢慢地凑到跟前,把着囚车栏边低声问道:“姑娘,你犯了什么过错了?”只见少女气息微微,王干喊了三声,她才睁开眼皮,一见眼前是个十八、九岁的俏俊男人,便吃了一惊,急忙的低声问道:“你!你是什么人?来这儿干什么?”

“我在那边山下住,找懒龙讲理的,他为什么不行雨?……”

“啊!你快走开!让他看见会把你吃了!懒龙是不可理喻的!快!”

“会这样?我不信!”

“你不信看看那边,那白骨就是被他吞噬的人骨!”

王干往大门右边看去,只见有十多丈高的一大堆白骨,有些是人的骨头。这才相信,问道:“那你被囚在这里是因为什么呢?”

“我也是找懒龙讲理的,可是他非但不讲理,而且还要占有我,我不答应,他便将我囚在这里受罪。”

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哪里?”王干问。

“我叫仁心,家住在高山上。你呢?”

“我叫王干,也叫王巧。”

“好了,你快走吧!”

“不,我要找他!我要他放了你!他不讲理我就和他拼!”

“你和他拼?那是鸡蛋碰石头,得想法来制服他!你有胆量可去找东皇夫人,她能帮助你制服懒龙!”

“东皇夫人?”王干惊疑地问:“她在什么地方住?”

“从这往东走,一直往东走,找她要闯过四关五,道路很远呢!你能去吗?”

“能!为了制服他,为了救你出囚笼,多远路,有多少困难我都不怕!你等着吧!”王干说完就游出了香水湖,一直地向东走去。

他走啊,走啊,这一天傍晚时候,暮色苍茫,山岗弥漫,他赶上了一个赶驴的老人。驴背上扛着很多东西,驴腰都被压弯陷下去,老人也扛着好多东西,肩膀被压得低垂,西喘吁吁,摇摇晃晃地走在山路上。

“这不要驴子的命么?哎呀!你老人家也……”王干走过了回头说。

“有什么办法呀?主人的命令啊!”

“来,我帮你扛些。”他从老人身上取下东西。“你再从驴背上取下来些。”

“哎呀!这可得救了!不仅救了老汉,也救了毛驴。”老人千恩万谢地照办了。于是王干走在前面引路。起初,他觉得有些沉垂,渐渐地就不觉得了。那驴、那老人脚步也轻快起来。走到天快亮的时候,走上了平路,前面出现了一个大村庄。老人说:“到了,谢谢你仁义的小伙子!”老人把王干领进一个高门大院,向主人介绍了经过。四十多岁的男主人将王干让进宴会厅,满厅客人都站起来欢迎:“请请,请入席!”王干被推让上座,仆人立刻斟上酒,满厅人都举起杯来。主人说:“为路过的客人干三杯,来!”王干站起来:“对不起,我不会喝酒!”“哎呀呀!世界上哪有不会喝酒的人!”“大概瞧不起咱们,所以不喝。”

“好!好!我喝一杯!”王干说着举起杯喝了一杯。只觉得有股香凉气进入腹中,把一夜的疲劳和困乏都冲得无影无踪了。此时那主人急忙又给他满上一杯,满厅人又连声要干三杯。王干只好再饮了二杯。这酒是一杯比一杯香醇,真可以说是香溢口齿,使人不忍停杯。但他心里明白地记住,他是去找东皇夫人的。不能贪杯误,所以就放了酒杯要走,决不再了。

“不成!到我们这里都是一醉方休!”

“有道是: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!”

“人生有酒须当醉!喝喝喝!”

满厅人都举杯到王干前后,七嘴八舌,又拉又推来劝酒。他仍是声色不动就是不喝了。主人又来解围似地说:“这么办!你再喝一杯,喝完了救让你走!”

“我说不喝酒不喝!”王干回答。

“不给主人一个面子?”主人问道。

“不给!”

“好!把他圈到酒窖里饿死他!”

主人一声令下,王干便被推进一个黑屋子里去。他什么也看不见,只闻到有各种各样的酒香。他走了一夜的路,又了些沉重的东西,确实又饥又渴又乏,但他极力地抵制那些香味的诱惑。他神志清醒地知道酒能乱性,自己是去找东皇夫人的。渐渐地他眼睛好使了,看得清了,面前排列着无数的酒缸,缸上贴着标签,什么春霖玫瑰、荷芷雨露、桂花霜凌、梅蕊日液、千里香、十年醉……缸后面是一条潺潺的小溪,翻着浪花冒着酒香。王干停也不停,看也不看,只是往前走去。几十步小溪流入了大河。好大的一条河,望不见对岸也不知深浅,浪涛打着漩涡滔滔流去,他站下辨识了一下方向,知道大河是向东流,便顺着河流走下去。

走啊,走啊!忽然听到人们吵吵嚷嚷。

“哎呀!快救命啊!”,“人掉河里去了!”,“快救命啊!”,“……”喊叫的人都束手无策。王干排开众人跑上前去,只见有一个人在漩涡中挣扎,他一窜一叫一没,三窜两叫,终于窜不上来了。王干忘记了饥渴和困乏,忘记了一切,他只知道救人于危急是义不容辞的事,于是毫不迟疑地像箭一般的冲进漩涡中。仗着他练成的水下功夫,向漩涡中游去。睁开眼睛在水底下寻找,很快地发现了落水人,见他双手紧紧地抓住泥沙已昏死过去。王干急忙抓住他得后颈,将他托起露出水面游上岸来。这时其他人才围上前来,帮着将落水人腹中水控了出来,他才渐渐地活过来,人们拥护着他和王干走进一个村落里去,原来这落水人是东村的族长。他将王干请进家里说王干是见义勇为的英雄,这救命之恩,要百倍相报。因此,除设宴答谢外,还决定将家财分给王干一半,并从全族中选出四十九名美女,让王干挑选三五人做妻妾,让他在这里过活。王干正色拒绝,族长百般哀求,并说:“古人云:‘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。’你不应允我也不会让你走的!”于是他向四十九名美女宣布:限她们在今夜内用唱歌、舞蹈、献殷勤等一切方法使王干欢心。不达目的不让她们离开。那些美女花枝招展分成七队,用轻歌曼舞轮番向王干垂情飞眉,可王干铁下心肠闭上眼睛不看不闻地坐在那里。第二天,族长前来一看,四十九名美女都累得喘成一团了,没有办法只好放王干走了。

王干这天走到一座城门前,只见三滴水的城墙上悬着“富礼之帮”的牌匾。门外有两个守门人。王干走上前去深深一礼,说明来意。守门人说:“找东皇夫人这是必经之路,不过你得先见帮主!请进吧!”

王干说声谢谢就进城了,只见街上人来人往彬彬有礼,尊老携幼,敬重妇女,相识相遇都抱拳作礼,寒暄后都互相让先。路无尘芥,市无喧哗……真是文明礼貌之。王干心想:入乡随俗。因此便小心地效仿着前行。不久,他来到帮主府邸,拜见帮主说明情况。帮主说:“守门人已放你进城,又来到东府,说明你不是非礼莽人,你可以去寻找东皇夫人!来人,送他一程!”

于是,有一位老人奉命领王干出了府门,向东走了不远便进入了一个庙宇似的大殿,殿里是满地金银财宝。老人说这些金银财宝是无主之物。来到这里的人可以无顾忌的想拿多少拿多少。王干说:“谢谢,非分之财,王干不能伸手。”老人说:“这些财宝是取之不尽的,你不拿白不拿!”王干说:“取之不尽,我也不取。”他说完转身出了大殿向东一直走去。身后传来一阵“好好好!”和“祝你一路平安”的声音。

王干也不知怎么走出那“富礼之”的。不一会儿,走上了一条长长的大桥,可他走到桥中,忽然响起了一阵铃声,把桥中睡着的两个汉子惊跳起来,没容分说,拦腰将他抱住,推推搡搡的把王干送了回来。王干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过桥?”汉子回答:“不为什么,那桥头上挂一把刀,你用它把我们俩杀了就可以过桥。”王干说:“我为什么要杀人?”“不杀啊,那你就别过桥。来杀吧!我们不动手。”王干莫名奇妙地摇摇头,表示不杀。两个汉子晃晃悠悠地回到桥当中又放身睡下了。这时恰巧来了两个人,王干便跟在后面走上了桥。可是,当他们走过桥中时,一阵铃声两个汉子又醒来,却单独将王干推搡回来。

“你为什么让那两人过?不让我过?”

“不为什么!你不是那两个人!”

“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杀了你俩?”

“我们就希望让你杀呗!”

王干真有些忍不住气了,他望望桥桩上的那把闪亮的钢刀,心想:对待一对浑人,难道就得杀死他?于是,他心平气和地坐下了,两个汉子又回到桥中睡觉去了。太阳已经没入西方,夜渐渐地来临,王干也打定了主意,他悄悄地向桥中走去,听到铃响起来时,他立刻转身往回走,两个汉子又立刻跳起来,撵上王干抱住了他,推推搡搡地往回送。王干假装挣扎,心里却暗暗欢喜。他机智地过了桥,便一直向东走去。走到天亮的时候,他抬头一看,迎面是立陡石崖的大山,山峰插入云雾里不知有多高,往南往北都无路可走,别说是人走,就是飞鸟也难飞越。王干暗暗地念叨:东皇夫人,东皇夫人,你叫我怎么办啊!不曾想就在此时,却听到了隐隐仙乐声自空而降,接着一群仙女打着执事拥着一轮凤辇出现在王干面前。珠帘开处,一个九十来岁头戴凤冠的女人轻声说道:“王干,不要多忧!东皇夫人知道你心诚志坚,故而来了!”

王干一见急忙拜倒在地上述陈来。东皇夫人说:“我早已知道,现在你已闯过一些人难渡过的‘酒色财气’四道难关,又经过好些考验。我送你念珠一串回去制服懒龙。”说着拿出一串念珠托在手里。

“谢谢!东皇夫人!”王干伸手去接。

东皇夫人又道:“且慢!你回去是不是要解救那绿衣少女?”她托着念珠的手往回收了收。

“她也是找懒龙的,我当然要解救她!”

“你二人心地善良,都为众人求水,意志可嘉,我欲作合你俩结为夫妻如何?”

“东皇夫人好意,王干非常情愿!只怕她嫌弃王干。”“只怕你嫌弃她!”“王干绝不嫌弃她!”

“说话算数,好吧!你二人团结一起才能制服懒龙。”东皇夫人将念珠交给了王干。

王干急忙磕头拜谢,可再抬头时,东皇夫人和她的侍从都不见了,前面却是汪洋大海,一轮红日将从远方涌现,那串念珠在万缕彩霞中闪闪发光。

王干归心似箭,昼夜不停地赶路。这一天终于到了家乡。他立刻带着念珠进入了香水湖。可到那宫城门前不又得大吃一惊,那个高大的囚车已经不见了。只见那白骨堆边扔着那个十字架,绿衣女还锁在上面。王干急忙扑上去喊了声:“仁心!”只见她双目深陷,嘴唇紧闭,已停止呼吸了。再摸摸浑身冰凉,只有心口尚有些跳动和呼吸了。王干伏在她耳边连连地呼唤:“仁心!仁心!我回来了!”同时眼睛像雨点似地落下来。不一会儿,仁心渐渐地动了,并轻声说:“王干,你……”

“我回来了,我见到东皇夫人了,得来了降龙念珠,仁心,你看!”

“啊!这么说你闯过了四关,东皇夫人还说什么没有?”

“她说,她说让我们俩结成夫妻。”

“啊!这可不成,王干!你看我的两只眼睛已经被懒龙给折磨瞎了!”

“瞎了?”王干心里确实一惊。这才细看仁心的二目果然睁不开了。然而他心里只打了一个转就回答:“没关系,仁心!瞎我也爱你!咱们要共同制服懒龙啊!”

“真的?这是你心里话吗?”

“是真心话!真的!仁心!”王干不禁地伸出双臂去拥抱她。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,她脖上、手上、脚上的铁锁链都无声的断脱了。他们拥抱在一起,那串念珠呼的一声腾空而起,向宫城飞去。同时,天地轰鸣,湖水沸腾起来。他俩急忙游出来到山尖上,只听到一连串五声巨响,那五根柱状的五指峰飞到天空去,像纸爆竹似地炸得粉碎,山上出现了五个大石坑,山峰断裂了,湖水滚滚顺序地流进了五个深坑。

王干哥!我的眼睛好了!”仁心高兴地喊:“你快看,那是什么?”王干顺着她的手示望去,只见懒龙被念珠捆成一盘,漂在水面上,顺着流水,一落一落经过五个深潭,流向大海……从此出现了大石湖——五个深潭。

从此,香水湖消失了,变成了一条溪水,成为太子河的主要发源地。

仁心为了造福人间,恢复了人参的原形。

作者简介:高明达 53岁,辽宁省本溪市群众艺术馆研究馆员。

邮政编码:117000(本溪市平山区东明路12-1号)

 
关于我们 | 郑重声明 | 网络地图 | 意见反馈
 
主办:本溪市委 责任主体:本溪市委政策研究室 承办:本溪网络中心 辽ICP备09001461号-1号